不学无术之揭纸术

“师父,为啥小偷只单单偷那多少个字呢?”

二五指着已然被剜刻成破烂不堪的《寒食帖》,不解的问师父。

眼前的天下第三小篆,就好像此被毁了,卷轴上大大小小,补丁一般,被揭掉了若干字。

“他们对这几个卷轴本身并不感兴趣!”

秦师傅是长辈的手艺人了,在紫禁城干了大半生的书画修复师,眼前如此的情景不禁让她回顾了有的老黄历。

“对啊,若是是祈求那件国宝的话,那就不应当把它破坏了。现在那般,算是怎么回事啊?”

二五三番五次追问着。

“那就是风传中的‘揭纸术’!”

神话,上古天官仓颉,仰观浩瀚宇宙,俯察鸟兽虫纹,中究人情世故,感而遂通,开造三书道。

一道秉天机流转之神,称为天书道。

一道秉地理造化鬼斧,称为地书道。

一道秉人文化成众善,称为人书道。

当是时,天雨粟,海扬尘,鬼哭神嚎。

天书道就是八卦,经过后人演绎,发展成为不少的易学门类。

地书道就是符咒,经过道门推广,用于消灾避祸。

人书道就是书法,变成一种书写方式,传播广泛。

“师父,什么叫揭纸术啊?”

别说小二五了,即便是书道我们,对那门技术也是具备耳闻,没有真正的见过。

“真正的人书道实际上是‘寓物’,就是依靠书写,把人的精气灌注笔墨中,而留存在纸绢等材料上!所以历史上有些大的书家留下的手笔,经过近千年风尘洗涤,仍然笔墨淋漓,如在现阶段。那就是个中缘由!”

“哦,我了解了,那揭纸术就是要把那么些‘墨迹’里面的振奋提取出来,对吗?”

“嗯,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寓居在笔墨之中而千年不散的‘神气’,必是至精至纯之气,多数书家也是在不经意间落成的,所以好的书法可以流传下来,分外不错!明白了揭纸术的人,能够把字从纸张上面连带残存神气一起揭下来,然后清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后服下,以助修炼。”

“哦,那样呀,这她们为何只剜刻了分其他多少个字啊?”

“会揭纸术的人,前提条件是力所能及感知到‘神气’的流淌,在揭的时候,才能确保‘神气’不会走漏。随着岁月的推移,有些字上面的动感已经自然的风化消散了,只留下形迹,那样的字对她们来说,已经远非动用价值了。”

小二五听师父讲了那揭纸术到底是怎么一次事,觉得非常莫明其妙。

而是,他所迷惑的是:为什么师父知道那门邪术?

难道?

祥和跟随师父已经十年了,做字画修复,日常的会触发到有些墨迹,假设师父会那邪术的话,为何偏偏是《寒食帖》呢?

那《寒食帖》是迈阿密紫禁城博物院为增加双方文化沟通,特意借展的国宝级藏品,背景如此繁复,名头如此之大,要做这么的事务,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小家伙,别瞎想了,我知道您在想什么!”

“我实在相信,那样卑贱的言谈举止绝非出自师父之手的,只是…”

“你想的正确,揭纸术跟我们的修复字画的技艺有很大的涉及,我也确实是那门禁术的传承人,但那揭纸必须配套其余的一门法术,而且有无限阴毒的条件。”

“什么标准啊?”

“神气终有消散的时候,形迹也有毁灭的时候,除非那二种情形还要负有,否则决不允许使用此术。”

视听这里,小二五尤为兴致高涨。从没有停师父说过那几个事情。

“那其余一门法术是哪些呀?”

“你还小…知道那么多对您未曾好处!”

秦师傅其实隐约的知道,那件业务是何人所为。

只是,一切皆有定数,既然字迹被揭去,木已成舟,已然无法弥补。

每一个书道高人,所贮留的神气不尽一致,分裂的动感混杂在联名,即使没有牢固的修行来排解,也必不可能圆顺流转。

设若讳疾忌医,仍要逆天而行,恐怕神气会变成杂气,到那儿轻者残废,重者肉身撕裂,魂不附体。纵使仙人也救她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