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马很远

文/纸上寒生                                                 

记得高中读过的一篇小说《风雅的时刻》,《儒林外史》第二十三回的后一节中,写到了一个死守本分的影星鲍文卿。在写鲍文卿的时候,《儒林外史》也对益州城作了一番细致而雅致的绘画:“不论你走到一个僻巷里面,总有一个地点悬着灯笼卖茶,插着时鲜花朵,烹着上好的秋分。”单是这一句,就披露着文明的鼻息,令人全心全意。

和一大半人同样自己也会胡思乱想琴棋书画诗酒茶的文明生活。当然,我未曾吴敬梓和王吴军的才华,我只是一个爱看书偶尔写写文恰好钟爱此类文章的学童。我回想了都市的隐居者王梓天,一个出世在湖南大庆的80后射手男,是青年钢琴师(钢琴十级)、专栏小说家、水墨画师,以及园艺师。二零一三年,他逃出新加坡,回到老家浙江宿迁,租住在乡村的老宅院里,白手起家做园艺。

她说,在我的心田一向有一个希望,那就是与花草植物相伴,早晨被鸟群的喊叫声唤醒,夜晚抬头便是繁星,那是当代的儒雅时光。翻开她的今日头条,感觉进入了花海瓜田,他是最文艺的园艺师。那也是我的名特优,一大半被喻为“矫情的文艺青年”的出色,为啥迟迟没有落到实处啊,缺少的不可是机会,愈来愈多的是短缺勇气啊。

直接都很喜欢王维的《山居秋暝》,王维所居辋川别墅在昆仑山下,故称山居。一场秋雨过后,秋山如洗,清爽宜人,空气里满满的都是被大暑洗过的整洁和凉意,取一本书,烹一盏茶,院中静坐,颇有闲散之境。时近黄昏,日落月出,松林静而溪水清,浣女归而渔舟从。如此清秋佳景,风雅情趣,自可令王孙公子流连陶醉,忘怀世事。

经过诗我就像闻到了茶水煮沸雾气腾腾溢出的香味,听到了松间青石上的潺潺流水,还有浣女渔舟晚归的欢声笑语。我在心头盖了一间茅草屋,屋前种着花草和瓜,抬头是远山,屋顶的猫在酣睡。

必发365乐趣网投官网,高中地理老师讲过山东的古村,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

并从未去过,想象中的古镇,大约是斑驳的青石板古道,车马的划痕依稀可知,朱红陈旧又爬满青苔的墙壁,老房子炊烟袅袅,一砖一瓦都散发着淳朴的乡村气息。

此地的岁月过的很慢,保持着太多的元代化,不像现代化的人们那么不难急躁,家家户户都有菜园田地,白天工作,春种秋收。我不了然是或不是真的保持着那种观念的自耕农格局。那里没有大城市小车鸣笛的喧闹,没有人蜂拥的人流市场。夕阳西下,牧童踩着晚霞,挥舞最先中的鞭子伴着铃铛声归来。老人坐在古屋中,看年轻的姑娘在厨房劳碌,灶里的柴火烧的正旺。

岁月静好,不过尔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