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南风

作者:大红羊

引:【唐
薛能《蒙恩除侍上大夫行次华州寄蒋相》诗:“行野众喧闻雁发,宿亭孤寂有狼嗥。”】

秋季,大东南的寒潮稍有消融,天空黑色与地点的革命终究依旧相比强烈,湖水清澈,鸟儿欢歌,树木逢春,中国远在高原的西北广袤之地又迎来新一轮旅游的观光潮,在那片神秘而又危险的世界里,很多地点美景如鸿,令人流连忘返,大批的寻梦者前往追逐,使那里的情调变得斑斓,格尔木是去往种种景点深处的重中之重大门,这里是累累旅游者的必经之地,神秘的社会风气从那边早先,我们的故事也将从此间开端。

“格尔木”为蒙古口音译,意为河流密集的地点,它地处江苏省西面、青藏高原腹地,辖区由柴达木盆地中西边和唐古拉山地区两块互不相连的区域整合,市区位于柴达木盆地中西部赣江冲积平原上,平均海拔2780米,属高原大陆性天气。格尔木以东是济宁,以北是敦煌,以南是莱芜,地理地方十分关键,是朝着新疆、新疆等地的中转站。

在一列开往格尔木的列车上,一个先生在邻近窗户的座椅上突显跟所有车箱里的色彩格格不入,他身上穿着老旧的冲锋衣,脖子上挂着一个有些旧的三角洲风镜,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也很久没有清理了,他的睛神疲惫中充满了血丝,他的容颜却白晰万分,他那修长而强劲的手里拿着一张旅游地图,那张地图看起来有点破旧,地图的纸张发黄的就好像常年的报纸,没有了油墨的光彩让地图上的字迹符号变得有点昏暗,地图上显示着山东的各样旅游景点的坐标,那上边还有为数不少画上去的记号,应该是丈夫自己用笔加上去的,符号颜色各异表明是用差异颜色的笔标记的。那几个不知道怎么着意义的标记,让老公边上坐着的小男孩至极惊奇,好好的一张旅游地图为啥画的乌烟瘴气的?难道那么些标记有财富呢?

“岳父你这几个地图很旧呀,是古董吗?”小男孩用小手轻轻地推了眨眼之间间身边的这一个男人。

“嗯?这一个地图呢?”男人被男孩子一推马上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隐藏在肉眼里打转的泪水悄悄消失在眼内,他应该在回看着怎样事情。

“是呀,叔伯这些地图好旧呀,你看上边还有脏的地方呢,你怎么不擦擦。我帮你擦擦吧!”说着小男孩分外热心,就要用手里的小手绢去擦那地图上沾染的污秽。

“别!不要碰它!”男人像是受到了刺激,突然眼神变的凌冽起来,强而有力的大手讯速护住把地图,另一只手则把地图拿高起来。

“呀?!五伯你吓到我了。”男孩子立刻收住了手,满眼的惊惧,脸上的神情反应出他被吓了一跳。

“啧啧啧,多大的人了,还勒迫孩子,多多,来!上妈这来。”对面坐着的妇女看不下去男人的做法,自己孙子好心好意协理这么些男人,竟然被那些不识趣的丈夫给吓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性子不佳还请您谅解。”男人飞快收起了地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包裹冲锋衣的内侧口袋里。

“没事的,五伯一定是准备爬雪山吧?”男孩子没有理睬她的三姨,没有跑到对面座位去,他扔然希望跟那位坏脾气的大伯在一块。

“好孩子,没吓到你吗?四伯没打算爬雪山的。”男人回答的有点心惊胆落,但依然给了男孩子一个微笑。

“我没事,二叔你穿得也太厚了,现在都是夏季了,难到父辈是要在外侧过夜吗?四伯带的事物真多呀。”小男孩好奇的望着老公带上火车的装备,足足有三大包,身上还背着个包。全副武装也不为过之。

“你猜对了,五叔是打算要在外面过夜的。”男人望着小男孩笑了笑,又一呵而就对面脸色不太好的半边天笑了笑,那女子不再看她,算是没有怪他了。

“那张地图对大伯很重大是吧?”男孩子又想开了地图上的绝密符号。

“好孩子,你说的对。是对岳父很重点的东西吗,不可以破坏的要不然无法看了。”男人眼神坚毅的应对给男孩,脸上有了些自然的微笑,算是给男孩一个好印象吧。

“我也有很要紧的事物哦!我要把它送给他!”男孩子望着丈夫,表情坚毅的点着头,并且信心实足的握着小拳头。

“哦?什么东西送给何人啊?”男人望着那些天真的子女很有青睐,他用那双有些血色的双当即着男孩的肉眼,多么明亮清澈的双眼啊,他稍微大意,好像在何地也有那般双精通清澈的双睛在望着她,那双久久在心头不可能忘怀的眸子。

“那么些事物被自己小姨收在包里了,我准备把它送给我湖北的好爱人白玛卓玛的。”小男孩用手比划着怎么着事物,对老公说道。

“什么!你刚才说她叫什么名字?!”男人吃惊的望着小男孩,男人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尽量稳住身体,令人体的动作小一些,因为她不想重新吓到小男孩。

“我是说要把拉动的礼品给一个根本的人呢,很关键的哦,送给一个叫白玛卓玛的堂表姐。”男孩子望着老公的脸,发现外人身颤抖着,眼睛里的血色浓郁了重重,他起来觉得那一个男人漫不经心起来的神采很有趣,像那样动不动就一脸古怪的楷模地确很好笑,小男孩很想笑,但仍然忍住了。

“多多啊,坐岳母身上来,二姑哄你上床了。”对面的女生说话了,她意识那一个男人不太正常,她起来操心自己的男女。

“姑姑,我还不想睡呢。”男孩嘟囔着嘴,很不情愿的到对面三姑的怀里去了。女生顺势抱起了男孩,轻轻拍着男孩的背部,摇晃起人体来,想快些哄睡小男孩。

“原来是白玛卓玛……不是白玛央吉,不是白玛央吉,不是白玛央吉。”男人低着头,用手杵着额头嘴里不停的饶舌着,身体逐渐地稳定下来,也许唯有那样才能让她冷静下来。

“白玛卓玛?!”对面的女孩子听到男从在念的名字小声嘀咕起来,她忽然止住了摇晃孩子,好像想到了何等一样,她探起身子用眼睛不住的推断起对面的先生,想仔细看清那么些男人。她看完后沉默了须臾间后,突然立时出发,一脸的惊惧的抱着孩子距离了座位。

“三姨怎么了?”男孩看到三姑摇着祥和的手突然停了,然后抱起协调就往车箱远处走,十分不解的看向二姨问道。

“你?是北凉?你怎么回来了?!”那一个妇女脱胎换骨望着低着头的丈夫说道,然后像是躲瘟神一样走开了。

“哦!?”男人忽然间发现这么些女人竟然认识自己。

“二姨你认识那些姑丈啊,他是谁啊,好怪的人呀?”小男孩好奇的问道,他没悟出母亲会认得那一个小叔。

“多多乖不要问了,大家离他远点呀,他以这个人简单沾上不好的政工。到时就不是吓人了。”二姨抱着男女越起越远。

“大爷,你快告诉自己,你不行地图上画着的大大的狼头的地点是什么地方呀?我刚才就想问来着,这几个狼头好有胆魄,在地形图上太明朗啦!”小男孩在姨妈的怀抱挣扎着,想问男人最后一个题材。

爱人沉默了,他从没给小男孩想要的答案。

女生抱着子女去了更衣室,可能一会还得回去吧,但是北凉想错了,回来的是一个女人,女子本来从没买到坐票,不过遇到了爱心的母子三人,把座位让给了她,她就从过道一路跑步赶到座位,扔下一大一小七个包,坐在座位上喘着粗气。

男人在桌子上又开拓了地图,没有留意到身边换了人。他的双手依旧白皙,双手轻轻的触摸着地图上那一个个符号,格外不舍的样板,睛中满是泪光。

“朋友问您一个题材,你画的更加狼头符号的地点是狼嗥谷吗?话说您的地形图好旧哦,有些路线变了,你应有买个新的地形图。”新来的女童在单方面看着老公的地图,很热情的跟男人说起了话。

坐在对面一个直接睡着的老外祖父突然睁开眼睛看向了此处,他把眼睛放在了身前的先生身上。

“一个懦夫回来了吧?”老爷子看了一眼男人,然后耸耸肩,叹了口气后又闭上了眼睛在上床呢?边上听道女人提到狼嗥谷那四个字的人有一对,那么些人都往那边看来,望着仍旧不动在看地图的爱人,紧接着不少人在窃窃私语起来,话提好像就是以此男人。

“什么懦夫啊?那老人说话怎么这么呀?话说你叫什么呀?看你如此冷是不是感情不好呀?”女人往嘴里扔着花生,一边吃着一面对丈夫说道。

“懦夫吗?是的没错!我就是懦夫!”男人抬起始来看向女孩。这一抬头不要紧,刚雅观到好大的一双眼睛,男人一下愣住了,清澈如水也不为过啊。

“你看毛线啊!我脸上有花吗?”女孩突然见到男人的神气,突然间笑的花枝乱颤。

“我是秦北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西南人。要去格尔木,那么些,请问您叫什么名字?”男人忽然对那妮子说道。他明天的显示很像是在平静的湖上激起千重浪。很多人看向那里,看向这些男人。

女人收住笑声,手里拿着没吃到嘴里的花生看到车箱里的人们望着和谐,一时间愣住了,那是何等意况?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