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求职记

http://blog.csdn.net/ithomer/article/details/8774006

http://www.myvisajobs.com

一年多前,出于强烈的来由,下定狠心肉身FQ。经过一番设想,扬弃了翻阅那条路子,决定直接找工作,通过H1B签证出去。于是二〇一八年二月份从百度辞职,伊始下手准备。当时觉得二〇一九年得到H1B的成功率大概能有个六七成,加前一周围朋友们的不断鼓励,可以说或者突出自信的。不过,时至前日,在历经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三家商厦随后,那第四遍尝试却可耻地败北了……

 

成绩概览:

  • 谷歌:仓促作战,HR电面一轮,技术电面一轮,北京onsite两轮,惜败;
  • 亚马逊(Amazon):技术电面两轮,在面试官反馈突出的情景下莫名挂掉,详情见下;
  • 非死不可:HR电面一轮,技术电面两轮,Menlo Park总部onsite五轮,小败;
  • AeroFS:因为是startup,临时告知不能提供H1B,于是告终。

个体背景参见此处(原小编,本文系转发

 

失利的原故,简单来说就是五个字——自大。在百度四年多,技术方面长进不少;即便没有以做管理为对象,却也阴差阳错地干了两年管理,从零带出了一支二十多少人的研发队伍容貌,同样收益颇丰。再加上离职时恰逢耗时一年之久的首部译作正式出版,自我感觉出色,信心爆棚。周围的敌人和同事们听说了自己的安插之后都鼓励说“肯定可以”,于是我也就自鸣得意地觉得“肯定可以”了。那种自大心境使得我从未及早将对象集团的面试格局探讨透彻,也无从立时使用极端立竿见影的方式弥补自己有理能力上的阙如。

好歹,那段经历照旧非常爱戴的:经历了第五回葡萄牙共和国(República Portuguesa)语面试、第一遍办签证、第两次出国、第五遍倒时差,还有第一遍误机……
就算求职未果,但仍然收益良多。本文便是对本次求职全经过的记录,一方面警醒自己,一方面也为任何有类似打算的恋人们留一个参照。由于几家商店的面试是交错开展的,下文并没有完全依据时间顺序进行描述。其它,出于NDA协定等原因,本文不会揭示具体的面试题。

 

面试准备

就算去年一月份就曾经正式离职,但实则前多少个月都忙于其余业务,做了有的从前一向想做只是没有时间做的脱产项目。时期固然也频频补习各类基础知识,但直接不得要领,进程甚缓,效果堪忧。于是一向觉得没有准备好,迟迟不敢真枪实弹地开展面试。真正进入状态应该是十一月份之后了。面试准备当然少不了看面经,其中最有指引意义的几篇分别是前同事Cat
Chen
GoogleMicrosoftYahooFacebook铺天盖地面经和博客园上的那篇拿了9个offer的传奇面经。其中,后者给出的各样参考资料越发有价值,我自己后期真正有效的面试准备基本上也是跟着那篇面经的框架来的。

 

算法基础

分明,湾区的铺面在面试时那一个尊重实际编码能力,需求直接在线或在纸上、白板上写代码,并且需求是可编译的零bug代码,因而有ACM背景的应聘者会那多少个占优。当然,不相同公司在从严程度上也有差距,比如亚马逊(Amazon)对无伤大雅的手误或API细节记不清等意况相对宽容,非死不可次之,谷歌(Google)最严苛。反观国内的网络商家,即便面试时也会问算法难题(尤其是对应届生),但貌似不太会须求手写达到可编译运行品质的代码(要求写伪码的众多);同时考量的知识面也会更广、更开放部分。一起头自己认为湾区的这种面试格局并不得法——毕竟实际工作中没人会需要你在不借助于调试器等工具的气象下一次性编码成功。而且,比赛类算法题的代码和工业界的代码完全就是二种套路(在工业界干过几年的前ACM选手们应当卓殊领悟)。但转头一想,自己周围能够达标那些程度的,无一不是牛人。而且以此办法中度统一,易于判定,在普遍面试中更利于统一面试官的考评标准,从而达到严厉把关面试质量的目标。一句话来说,那种面试手段跟高考有点类似——它恐怕不是无比合理的接纳手段,但对于大公司来说,为了确保更大范围内的公平性和品质,就像也未曾进一步合理的手腕,因而就现阶段而言它也就是最最合理的手法了。

就自身个人而言,在校时顶多也就在场过ACM校赛;无论刷题速度照旧数学和算法基础都远逊于正规运动员,纯粹是玩儿票水准。工作六年多更是基本告别基础算法,顶多也就是算个时空复杂度,偶尔用五遍微积分都会惊讶原来那玩意儿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再者就是平常写程序的习惯。经过严谨陶冶的ACM选手可以形成解题时整个一鼓作气,当年ZJU校队神人们一贯在提交框里写码提交两回AC的神话司空见惯。我日常自知是个粗心鬼,写程序一定是先搭架子后填肉,边填边调;假使妄图一回成功,这最后多半是错得没边儿。所以,算法基本功以及编码不够快、准、狠,就是自个儿最大的症结。

为了弥补这么些不足,我最早采纳的章程是啃Algorithms、The Algorithm Design
Manual等大部头。不过实践注明那个艺术收效甚微。当然不是书倒霉,而是情怀难点。这个大多数头行文严格,事无巨细悉数记录在案,最适合当作教材或是当作手册经常翻阅。对于目的重如若查漏补缺的自我的话,从头到尾看四回太慢,而且一不小心就沦为细节或许一些后头表明完全没有需求钻的困难;跳着看又不领会到底哪里是和谐缺漏之处,言之无物。

要想搞明白缺漏之处究竟在哪,最有效的形式如故实际做题。做不出去的本来就是缺漏,重点补习;做得出来的则尽量争取两遍到位,追求编程速度。在那条路上先后尝试了CareerCupZOJTopCoderLeetCode。七个站点的优缺点相比较如下:

  • CareerCup

    用作环球码农应聘者沟通面试经验和真题的营地,其独到之处自然就是真题丰硕。缺点也很显眼:很多题材叙述不谨慎,边界意况模糊;没有OJ,自己的代码不易与否难以得到合理合法准确的论断;参考答案仅限于用户贴出的代码和思想,而且CareerCup论坛的代码排版效果恶心得令人怀疑,你差不离不容许贴出一份缩进正确的代码!

  • ZOJTopCoder

    ZOJ实在是太熟悉了,本科时闲来无事就在ZOJ上切题。TopCoder交互比较复杂,但流程基本上大约。二者都是OJ,因而自己的代码不易与否、作用怎么着,都足以便捷判断。TopCoder相对于ZOJ的一个优点是可以搜寻指定难度和花色的标题。缺点则是那二者都是竞技平台,当OJ判定代码错误时不会输出额外的诊断信息,一旦陷入难以想到的界限情形就会开销大量时光。

    除此以外,就这一次的阅历来看,ZOJ的题和TopCoder
    500分以上的题在平均难度上比实际的面试题要高不少。与其在难点上成本过多时光,多切一些简易题增长写代码的娴熟程度可能更有帮带。

  • LeetCode

    LeetCode可以说是构成了CareerCup和ZOJ、TopCoder的助益:既有真题,又有OJ。而且当OJ判定代码错误时,会同时输出对应的测试用例,大大有利于了调剂。在面试准备的末期,我一心转向了LeetCode,磨炼效果明显。对了,目前LeetCode后台的C++编译器已升格到g++
    4.7.2
    ,援助一大半C++11特色(尚不扶助lambda),写起C++来舒心不少
    🙂
    就这一次的阅历来看,实际面试题的难度跟LeetCode的平分难度相差无几。缺点则是题量较少,如今仅有100多题,覆盖面较窄(例如二叉树的题有一大堆,而图论题则大概一贯不)。

此处引用Cat在他的Facebook面经中说的一段话:

让自己「大开眼界」的是面试题,原来真的好的面试题并不在于它有多难,而在于它有多不难,简单到熟识那几个小圈子的人眨眼间间就通晓到你在说怎么以及想问什么。可以进入
Facebook的人应当都觉得面试不难,至少跟中国的面试相比较起来如此,这是因为
Facebook把觉得面试有点难的人都过滤掉了,而中国那一个很难的面试反而没什么区分度。

就自我要好的经历来看,的确如此。从难度上说,至少在电面阶段,谷歌(Google)、亚马逊、Facebook的算法类面试题都是入门级的题材。给自身的觉得有点像是考研——题不在难,而在区分度,考的是基础是或不是丰裕扎实。题目获得手会做的话立马就能出手,固然不会做也会认为那道题很熟悉。脸书onsite面试题的难度基本上也在那么些水平。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两家都不曾开展到终极阶段,不亮堂后续的难度是还是不是会有升级。从其他面经上来看,谷歌(Google)的算法题在难度上要更胜一筹,亚马逊(Amazon)则会有局地面向对象类的系统设计题。

 

土耳其(Turkey)语调换

即使如此对自己的罗马尼亚(Romania)语还算有信念,但本次面试前大概没有跟老外面对面调换过,所以率先次土耳其共和国语电话面试的时候紧张得卓殊,平时听不清面试官在说吗,好在从第二次始发就全盘无压力了,窍门很粗略:提前公告让面试官说慢点……说的时候不需求操心语法错误之类,正如某篇面经所说,人脑的纠错能力依旧很强悍的,尽管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老外一般也可以领会。

跑题说一说口语陶冶,那上头好像没办法短时间突击,只好靠平常多磨刀。菲律宾语口语,一是口音,二是流畅程度。口音的难点,我是中学的时候靠听希腊语歌并尽力模仿歌星的发音解决的。至于流利程度,自然是靠多说。但周围没有说俄语的人咋做吧?我的法门相比较偏门——自言自语。之前在学堂和商社里的时候,出于各样原因平日索要做技术分享,必须适度知道地把东西表明白。久而久之逐步发现判断自己有没有把一个概念搞精晓,最间接的形式就是看能无法把这一个概念跟新手讲了解,于是平时学习的时候也平常在脑袋里做模拟。就像此,逐渐染上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即面对假想的听众把团结的思绪讲出来,一边讲一边研商听众可能的反响并再三调整说辞,直至表述准确易懂甘休。再拉长多年来看的文献基本上都是塞尔维亚语,很多术语根本找不到适合的中文翻译,脑子里多个locale切来切去太难为,渐渐就养成了用英语自言自语的习惯,无意间变相磨炼了口语。当然了,那种手法只好磨炼到正式技巧方面的始末,日常关联是覆盖不到的。但是对此面试来说,刚好够用。

 

面试进程

1) Google

谷歌(Google)的面试机会是师兄推荐得到的。事后来看当时统统没有备选好,实在是荒废了四回大好机会,对不住师兄。被引进后尽快,谷歌(Google)巴黎的HR联系我。电话聊了几乎半个多钟头,精晓了一部分背景境况,然后便下手帮我部署电话面试和onsite面试。

对讲机面试的面试官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中国人工程师,全程说的是中文。由于时差,面试时间是上海时间早晨八点(对方的早上四点)。简单问了有的事先的办事背景就起头做题,大约是写一个类,模拟TCP栈的收包逻辑。写完事后又必要改为三十二线程版本,类似于一个劳动者消费者模型。谷歌电话面试时是在谷歌Docs上在线写代码的。头四遍写,动作相比较慢,总体上超时相比较多,而且率先次给出的解法就算尚无错但并不高速。十二线程版本快写完的时候SSH隧道竟然断了(GoogleDocs间接访问不平稳,有限协助起见是FQ访问的)!由于面试已经超先生越预约时间,面试官就说算了,面试为止后发到他邮箱好了。最后是例行的问答时间,不记得当时自己问的是哪些难点了。

即便面试官让自身把最终一个题材的代码用邮件发过去,他却尚未给自家留邮箱,事后是通过HR转发给面试官的。其它面试截至后发觉面试官给出的多线程的尺码有误,会导致系统死锁。于是写了封长邮件,解释了会造成死锁的时序,给出了二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并附着了详尽的测试用例,顺便优化了一初始效能不够高的数据结构。当然,进度中从未翻动其余材料,完全是单身思想的。

约莫七日过后,HR援助敲定了坐落五道口的onsite面试。两轮面试各45分钟,都是算法题,需求在纸上写代码,面试后纸张由面试官回收,就如要誊写到面试反馈中去。首轮的难点很经典,简单到最近历来糟糕意思说自己曾经做不出来……若是是一个月后的自身的话,毫无疑问可以秒杀,但随即却严重卡壳。第二轮的题材稍有部分纵深,DFS搜索加字典树加接口设计,也不是很难;面试官持续必要优化,最后一个优化点我在结尾一分钟才想出来。面试末尾如故是例行的问答环节,由于事先做了几年即时通信,我便问了瞬间谷歌在实时网络应用方面有没有啥计划,但出于面试官不是这一领域,不可能提交什么实质性的情节,相互嗟叹了须臾间谷歌Wave之后边试截至。

两轮onsite下来,自我感觉杂乱无章,事实上那也是自我那段面试经历中表现最差的两轮——没有一道题可以在确定时间内交付完整、无错的代码。回顾起来,那几个结果跟自己马上的复习策略有很大关系:当时自己还处于看算法大部头,辅以ZOJ/TopCoder做题的级差,基本上是何许题难做什么样题,后果就是每道题都钻很久,解题时间很长,完全没有达标磨炼编程熟稔程度的目标。再加上纸上写代码一涂改就杂乱无章一团,越写越紧张……就面试中写代码的艺术来说,我以为用CollabEdit或谷歌(Google)Docs在线编程最自在,因为跟经常写程序几乎(当然若是是寻常被VS/VA、Eclipse宠坏了那就两说了);白板上写代码次之,因为写错的、不称心的地方可以每天擦掉,保持全部干净;纸上写代码最难,一不小心就涂涂改改搞得一团乱麻,既影响自己的心态也潜移默化面试评价。

虽说谷歌(Google)的面试只举办到第二轮onsite,但可以看出谷歌的面试须求照旧相比高的。面试官在关注代码的不利的同时,也会关切编程风格依然接口的诠释。别的,谷歌的HR工作做得很成功,面试前给我发了详实的备选材料,邮件回复也很及时。最终电话公告面试结果的时候HR先是问了自家自己的感觉,然后结合面试官的评价委婉地交给了定论。

 

2)
Amazon

Amazon的面试机会是同学推荐得到的。和HR全程邮件联系,反馈速度极慢,一个往来足足七日。和本身联络的HR的干活时间跟亚马逊(Amazon)总部差了多少个小时,不领悟是或不是外包。

亚马逊(Amazon)的率先轮电面是自身先是次跟老外电话联络,伊始觉得没啥,但靠近面试时却紧张得乌烟瘴气——面试官语速太快,听不知晓啊……由于联系不是很顺畅,之前的工作背景介绍得相比较战败(往日有预备过,不过一紧张全忘了)。面试官的神态就算很nice,但听语气就好像比较失望。之后,面试官对自己申请的AWS组做了一个简易介绍,然后便用CollabEdit在线做了两道字符串的题,进程还算顺遂。面试截止之后review自己的代码,发现有两处小错误,再加上一初始联络不顺,失落地想应该是没戏了。

没悟出过了大致两周多,在接受Facebook的onsite面试布告之后,亚马逊的HR发邮件过的话打算再举办一轮电话面试,向自己征求可用时间。回复之后又过了大体上七天,才好不简单敲定了面试时间。

本条时候我一度有了非死不可三轮电话面试的经历,LeetCode也切了成百上千题,纸上写代码尽管还欠,但在CollabEdit那样的在线编辑器上几分钟切一道不难题对付电话面试已经完全不是难点(早点知道LeetCode就好了)。于是第二轮电面格外顺遂。一上来面试官问我选数据结构的题依旧算法的题,我选了数据结构题,半刻钟多一点切完两道。做第二道题时我把一个规格掌握错了,面试官提议后像本人道歉说是自己描述不够明亮,好在算法全部上距离不大。做第三道时,面试官鼓励说能不辱任务第三题的候选人不多,因为时间所剩无几,就不需求写代码了,给出思路即可。第三题探究为止还剩几分钟,欢愉地进来问答环节。最终,面试官给了很尊重的评介,大约是说不太会有负面反馈,HR后续应该会配备到Seattle的onsite面试,当然她并从未把话说死。

只是,接下去的始末发展就相比较坑爹了。

亚马逊(Amazon)第二轮电面停止之时,去Menlo Park参加脸谱onsite面试用的B1签证已经搞定,但具体里程还未规定。本想假使亚马逊(Amazon)的HR可以立刻跟进后续安顿的话,就四遍搞定两家的onsite。可是亚马逊(Amazon)的HR迟迟不见回复。由于是第两回出国,担心忙中出错,便决定Facebook面试截止后当即回国,大不断亚马逊(Amazon)的布局下来以后再跑一趟。于是跟非死不可计划的旅行社调换,将行程定为面试后第二天回国。又过了大概一周,亚马逊的HR来信说对不起,经过比较我们挑选了其余的候选人云云,具体原因则统统没有提及。这么不可捉摸地挂掉实在是令人恼火,但眼看对脸书抱的希望还比较大,并不曾太在意,六神无主地回了封thank
you了事。现在想来应该尤为追询一下被拒的原委的。总之,亚马逊的面试官给我的感觉到很好,但HR的跟进速度和质地实际心有余而力不足让人满意。

 

3)
Facebook

Facebook的面试机会均等是同桌推荐得到的,那也是本次求职经历中走得最远的一回。正如Cat在他的面经中所述,Facebook的HR邮件回复卓殊及时,而且平时在非工作时间復苏,整个进程中这几个认真负责,不得不赞一下。非死不可的第一批次电话面试是由HR举办的,时间是亚马逊第一批次电话面试的第二天傍晚,而亚马逊第二轮电话面试那天,非死不可方面曾经进展到委托旅行社替自己安顿onsite行程的等级了,其工作效用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HR电话面试

事先从Cat的面经中见到Facebook会在HR面的时候问一些基础的问题,并留一道作业题。但本身的HR面试却只问了过去的劳作背景。后来询问到Cat所说的景况是前者工程师招聘流程特有的,而自己申请的是Infrastructure组,就没有这一环节了。如前所述,脸谱HR面的头天就是亚马逊(Amazon)的第两次电话面试,有了明日联系不畅的训诫,面试前自己将想获取的标题和事先的干活背景等消息全体写了下去,实践注解至极实惠。对方驾驭到自家有管理经验但照旧希望做一线工程师之后就好像很好听(这的确是自我的真实意思)。最终预订了下四遍电话面试的时刻。这一次面试举行了大致半个小时,就联系顺遂程度而言比亚马逊(Amazon)的率先次电话面试要好多了。

技术电话面试

接下去的对讲机面试是技术面,面试官是位女性,看名字觉得是中国人,事后果然在LinkedIn上查到是完成学业于南开的同龄人,仰慕。即便面试官是华夏人,但依然是用匈牙利(Magyarország)语互换的,因为语言互换能力本身也是洞察环节之一。别的,由于那是该面试官的首先面试,还有一人旁听。一上来仍旧是简简单单介绍下背景,介绍时期面试官通过邮件将CollabEdit上边试用的白板地址发送给我。点开之后CollabEdit戏剧性地报出500
Server Internal
Error。然后边试官如同比我还要心慌意乱,经旁听的工程师指导后转战Stypi延续面试。第一题须求表明下大端序、小端序,并写个函数判断当地字节序,秒杀。然后是一道二叉树相关的题,写了一个递归版本,途中犯了一个小错误,经提示后改良;通过前面试官须要再写一个迭代版本,写了大体上有点卡壳,面试官提示了三回我都没能走上正轨,直至面试时间为止。

面完之后相比沉闷,因为那道题并简单。结果如厕时忽然发现到从前错在何地——马桶和浴缸果然是灵感喷发的绝佳场地……由于面试进度中面试官曾给我发过一封邮件,我就飞快复原了一封邮件,给出了一份蕴含测试用例的可编译的代码。之后边试官很礼貌地回信说那是他首先次面试,我在面试时提交的解法和他熟知的覆辙不一致等,由此不知晓该怎么提醒和率领,同时注脚已在面试反馈中指出再找一名更为资深的工程师对自家进行面试,“可能”还会有四遍机会,并祝我幸运。

其后便是等不及地守候。求职进度进展到那些时候,谷歌方面现已被拒,Amazon的率先次电话面试让自家很悲伤,Facebook的本次面试前景就像也很惨淡。等了少数天没有回音,一度令我极度低沉,每日只是无名地在LeetCode上切题。不想接近新春佳节,脸书的HR发来邮件预订第二次技术电话面试,没多长期亚马逊的HR也发来面试预订邮件,师弟@mikeandmore2又通过邮件帮自己引进了AeroFS的一位元老(AeroFS是一家YC投资的做P2P文件同步/共享的startup)。那大约就是所谓绝处逢生吧……

Facebook第二次技术电话面试的面试官照旧是中国人。走到这一步,从前的教练效益初阶显现,基本上找到便捷搞定那类入门级算法题的三昧和感觉了。这一轮面试也正如顺,和之后展开的亚马逊第二次电面类似,四十五分钟连切三题,第三题也是因为时间涉及只需讲思路。面试官听上去相比较知足。面完事后很喜悦,心想那下至少能去Menlo
Park溜达一圈了,即使面试没经过,也权当是参与电话竞猜中了个加州八日游了——没悟出最终真被自己乌鸦嘴说中,唉!第二天便接过了HR的onsite邀约,然后便开头办签注。

 

签证

Cat曾经在某群内说过一句话,大约是说“某些人从早到晚说要出国,却连个旅游签注都不肯办”。行吗,看到那句话的时候我就有种躺枪的觉得——在此从前自己还尚无办过签证。收到onsite邀约时一度是7月初旬,为了赶上七月1日的H1B申请,HR敦促我必须尽早到位面试。收到脸谱用于办理B1商务签证的约请信后,紧张的签证准备工作就从头了:准备材料、填写DS160表格、预定面签,种种头大,按下不表。

格外幸运的是,我预订到一个卓殊近的面试时间,那样一来三月中便足以抵达Menlo
Park。由于二〇一八年15月份已于百度去职,我忍不住担心会否因为眼下并未雇主而致使面签被拒。为此,准备了户口本、结婚证、过往聘用合同、银行贸易记录、学位证、毕业证等林林总总一大堆材料。不想面签当天这一个素材一份都不曾动用,美人面试官只询问了赴美目标和自我所申请的任务的行事地方,时期在总结机上肯定了一晃我之前的办事经验,最后微笑着说了一句“Good
luck”便放行了,整个经过不到30秒,连非死不可的诚邀信都不曾看。

 

Onsite

HR告知国外候选人的onsite面试一般布署成周二出发星期二面试,中间隔一个周末,以便休息和倒时差,同时也尽量裁减在职候选人请假的大运。我的onsite时间表也是那样。那一个布局照旧相比较人性化的。不过事实声明短短一个周末是纯属倒不回复16个时辰的时差——在美时期每一天夜间都清醒得跟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没有睡意,以至于面试前一晚我只睡了不到八个钟头,星期六五场所试狂灌了四杯咖啡。今后再参加国外onsite恐怕得提前一个礼拜在家就从头倒时差才行。

Onsite前后,HR和担负协调商旅的脸书工作人员都不行效忠,提供的音信很是详尽。预定的酒楼就是Cat面经中关系的Sheraton
Palo
Alto,地理地方极佳;缺点是互联网龟速,恍如置身墙内,当时思想若是全美都这么个破网速,肉身FQ又为哪般?

是因为onsite是在总部举行,事先要签字一份NDA协议。协议内容相当严谨,其中规定在面试期间获悉的其余information都属于保密范畴,所以我只会拣GlassDoor上关系到的始末来写,面试中问答环节的始末就略过不提了(非死不可方面曾发邮件说欢迎到GlassDoor上写面经,所以那样做相应是高枕无忧的)。

Sheraton Palo
Alto到Facebook总部差不离20分钟车程。面试当天清早在大商旅门口打车过去,在前台签到时大约是9:30,然后便是静候HR。时期连入Facebook的访客用有线互联网上了会儿网,这才算是找回了对美帝网速的自信心。十点钟帅哥HR准时出现,一番寒暄后便带自己简单逛了瞬间园区,灌了杯咖啡。其中我最口水的是站立办公用的案子和大而无当的显示屏。其余细节各样面经都有介绍,按下不表。

面试在一个中号会议室举行,两面墙上都有答题用的白板。面试起初前,HR先介绍了各轮面试的始末和顺序。面试官分二种角色:

  • Ninja(忍者):面coding,白板写代码;
  • Jedi(星战里的绝境武士):面文化内容,诸如个人兴趣、职业规划等务虚内容;
  • Pirate(海盗):面系统规划。

自身的面试布置是中午一轮ninja、一轮jedi加ninja、一轮pirate,晚上两轮ninja。每轮45分钟。

第一批次ninja是个中国人面试官。一共两道题,第一题先写出了一个正确但不太高速的解法;优化了一会儿,面试官勉强满足,进入第二题。第二题是道完全没见过的图论题,面试官标题叙述到一半的时候我自以为想出一个很简短的做法,于是飞快说了思路,结果面试官也快速提交了一个反例……来回四次在此之前边试官告诉自己此路不通,挣扎了会儿依旧没思路,最终终于时间到,不得不废弃。事后发觉也是个经典难题,做不出去纯属复习不做到。那也是事先过于信赖LeetCode的苦果——LeetCode上的难题类型较窄,很多方面从未遮盖到。

其次轮是jedi加ninja,有两个面试官,一个顶住面试,一个实习旁听。一上来第一jedi角色,聊了大约二十分钟,还算相比投机。余下的时日做了道题,三回性顺遂经过。最后提问环节的时候聊到园区内各个涂鸦,顺手在白板上给旁听的面试官画了个卡通像(这位是光头,好画……)。

其三轮初叶此前有相当钟中场休息时间,HR再度出现,又带本人转了一圈,再灌一杯咖啡(困啊)。然后发生了一件相比坑爹的工作——面试官放鸽子了。我们回到会议室后,面试官并不曾准时出现。又等了两分钟,HR出去打了个电话,叽哩咕噜了少时,然后一脸郁闷地骂了句“fuck”。原来面试官搞错了时间表,接电话时人还在家里……好在HR飞速找到一位临时面试官,得以接二连三面试。即便面试开始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十五分钟,但那位临时面试官的变现却很正统。面完未来我自我感觉还不易。但从此才明白这一轮我的表现并不太好。原因有五个:第一,这是自个儿本次求职进度中的首轮也是唯一一轮系统规划面试,没有经历;第二,想太多了,一上来就往大数目上去想,从磁盘存储初阶,没有及时发现面试官给出的数据量完全可以放入内存,面试官指示了两遍才察觉想复杂了(明明在此之前自己精晓试官的时候还给候选人下过这几个套的说)。

后来便是午饭。按规矩是由推荐人领候选人去食堂,即便推荐人不在或没有推荐人,则由HR领去食堂。我的推荐人当时正在国内,我本认为HR会过来,没悟出发现Cat等在会议室门口。原来HR依据自家简历上的背景材料给集团内可能认识我的人群发了邮件,希望找到熟人陪自己吃午餐,而Cat在最终一分钟发先生现了这封邮件。由于自身的日程是面试停止后立时回国,没有时间玩耍,所以从前基本没有文告在加州的同校和恋人,能看到熟人实在是预料之外的悲喜,让自身对Facebook招聘工作的纪念再度大大加分。午饭前后各一杯咖啡下肚,Cat又带自己略逛了下园区,时期聊得那些欢欢悦喜,感谢感谢!

上午是三番五次两轮ninja。首轮是个澳国口音的漂亮的女人面试官。第一道题在其次轮电话面试中问过,告知将来换了一道,结果喜剧地卡在那道题上。题目本身简单,我也有思路。写到一半的时候面试官说这么些算法占得空间太多,不够好,于是自己打算根据她的思绪走,结果自己没太想领悟,越走越绕,小错不断。眼看时间所剩无几,决定照旧根据我原先的笔触来,好歹先解出来,好坏再说。最终磕磕绊绊总算写出来。但这一轮只做了如此一道题,显明不美观。最终一轮又是多个面试官,一个骨干一个旁听。这一轮的面貌跟第二轮电话面试时大约,相当顺,45分钟切了三道题,而且都写出了整机的代码。

第五轮截至后边试官直接将我送出了园区。本认为HR还会出现,打算再度谢谢(整个招聘进度中她的行事真正丰富美妙),但说到底没有看到。中午面试官放鸽子前就看她一副神色匆匆状,推断其余作业也忙得够呛。当时自己还尚无发现到中午最终一轮系统规划面试的评说不够高,心想除了上中午首先轮表现糟糕以外,其余三轮还不易,应该有胜算,于是心思还不错。

此后和Cat调换时了解到,一般onsite面试只安顿四轮,即便四轮表现首鼠两端,最终会加面一轮。但我的五轮面试是一早就确定好的,这点相比较奇怪。我猜有可能是因为第一批次电话面试的下结论相比模糊的原因。

 

拒信

不知道是还是不是因为时差导致神智不清,我甚至将机票上的出发时间1200PM错看成200PM,然后华丽丽地以误机画上了个人首回国际旅行的句号……还好改签免费,不然可就亏大了(来回机票、住宿、餐饮、地面交通开销都是由脸书报废的)。半死不活地回来首都然后,首都机场的Wifi死活连不上,回到家里立刻查收邮件,于是就接到了拒信。不由得埋怨非死不可招聘工作未免太过连忙了啊,各位面试官要不要再仔细商量下啊?(哭……)不得不说立刻或者卓殊沮丧的。HR在邮件中说可以另约时间关系一上面试反馈的底细。考虑到onsite时期那位HR就像工作卓殊繁忙,出于节约对方时刻的考虑,回复邮件时我附上了一份用谷歌Docs做的在线问卷,其中列出了有着想问的题材,并尽量安插成了增选题的款型。同时,考虑到一点难题也许不便民作答,所有难题都设置成了选答题。

随后,不光收到了HR对问卷的答疑,还接收了onsite面试官的报告细节。由此我才得知系统设计面的汇报糟糕。别的jedi面的上报就好像很好,看来就是换了门语言,嘴皮子功夫也如故过得去的。不问可知,在决定性的面试官投票中自己以一票之差落选。

 

小结

脸书的面试从头到尾都如Cat所说的这样,没有高难度的难题,完全看基础是还是不是丰盛扎实。我在电面和onsite面中出的风貌全都是团结复习不完了或不够熟稔所致。固然是系统规划题,也大致不需求怎么着工作经验,我的痛感是比较突出的应届生也不会有何样大难题,想得太多反而简单栽跟头。

除此以外,如若不是亚马逊反馈过晚,我应当还会在湾区再待上一两周,那样的话也许还来得及再争取一两家onsite面试机会。当然,非死不可onsite停止后我重新抱着侥幸心情盲目自信,没有下决心改签机票同样罪不可恕……

事后脸谱又发了一份在线调查问卷,对面试体验做调查,最终还提供了一份礼品清单,羽绒服、帽子、鼠标、记事本等等任选一样。不问可知从头到尾Facebook的选聘工作给自家的感觉都很好,无论是工作质量、功效,依然人文关切,都做得可怜到位甚至高于预想。

 

后记

从最早萌生肉身FQ的想法,到亲身实践几回,再到机会擦身而过,感慨良多。不过,至少这一次的阅历注脚了团结即便功力还不够,但也差得不太多。我未曾甩掉,准备足够之后还会再试五回。面试是个经验活儿。此次求职经历中,第一遍电话面试、第四遍跟老外沟通、第四遍系统规划面试等等,都突显不好。在此在此之前固然当了无数十次面试官,面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但轮到自己以候选人身份经历的求职面试却唯有三次。如若以前不那么优柔寡断,在试谷歌此前多试几家积攒经验,结果也许就全盘不相同了。

最终,跟同样有意向经过找工作FQ的对象们说一句:FQ的大方向其实很高,只要技术和立陶宛(Lithuania)语那五个硬目标合格,且家人不反对,再添加胆大心细,就很有期待。可惜我的事例不足以鼓舞人心,只可以写点流水帐供大家参考罢了。

那篇面经欠了临近一个月,一方面是因为求职不顺心生懒散,一方面是blog主机服务商接连故障,前两日才完全苏醒。前些天好不简单把欠债补上了。

相关文章